挤满代驾的午夜公交车

作者:管理员     日期:2024-02-26     浏览次数:5
  北京冬日午夜的气温能降到零下十多摄氏度,夜38路公交车行驶在清冷的街头,车上却挤满了代驾司机和他们代步的折叠自行车。

  “看到代驾的身影,都会放慢油门”

  夜38路公交车从北二环的德胜门西始发,中间串起北京师范大学、中央音乐学院等高校,和中日友好医院西区、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等医院,最终抵达回龙观地区的天鑫家园。
  49岁的邓馨是夜38路公交车的驾驶员,也是夜班公交上为数不多的女性驾驶员。开了快4年夜班公交车,代驾是她见得最多的乘客。夜班公交车,几乎成了代驾们的“专车”。
  “只要看到代驾的身影,都会放慢油门,尽量让他们都赶上车。”心细的邓馨不忍心让代驾师傅在寒冷的午夜等车。如果晚上11点后坐车,要多等40分钟下一辆车才能来。
  同是做夜间工作的司机,邓馨对代驾师傅的辛苦更能感同身受。刚开始上夜班时,最让她发怵的是倒时差。当时无论白天睡多少觉,晚上到点还是睁不开眼睛。一车人的安全都系在自己身上,只能想各种办法去克服。
  对这些代驾师傅,邓馨始终多着一份耐心。也有不被理解的时候,由于存在自燃隐患,之前代驾司机常用的带电瓶的电动车不允许被带上公交车了。一些代驾司机想着能少骑一段是一段,就想带着电瓶车蹭坐公交车。邓馨还被一些难缠的代驾司机投诉过。耐心解释以后,大家才慢慢理解。
  “没有什么比穷更可怕的,只要挣钱就行”
  公交车电子屏上零点报时响起之后,候车的代驾师傅逐渐多了。每到一个站点,手提折叠自行车、背着背包的代驾司机陆续上车,慢慢挤满了寂静的车厢。
  刚上车的代驾孙师傅,不时低头刷着手机里的接单页面。“代驾这个行业全凭运气,运气好了,你一晚上接两三个大单,啥都够了”,来北京做代驾一年时间,这是他总结出的经验。
  之前,孙师傅在青岛港开大货车,行业遇冷不好干了之后,来北京成了“北漂一族”。他没有别的工作,白天休息,晚上出来跑整晚代驾。
  “这一行确实挺苦的,一般人干不了。”上车前,孙师傅骑了近10公里的共享单车,又换了一辆电动共享单车,才赶上夜班公交车。他说冻手冻脚的,特别是膝盖一冻就疼得厉害。
  这份苦,孙师傅说他能忍。“没有什么比穷更可怕的,只要挣钱就行。”马上就40岁的他家里还有80多岁的父母,还有房贷,没有办法不干活。怪当初没有好好上学,好好读书,他说现在后悔也晚了,只能多干点活,多下点力。他想趁着还年轻,好好干几年,多攒点钱。
  “现在代驾这一行内卷得厉害,蛋糕就这么大,人多了分得就少了。”做代驾的人越来越多,孙师傅感觉可能是很多工厂都在裁员,大家都涌进代驾这些行业里了。
  孙师傅又低头看了一眼接单页面,怕坐过站错过了接单。天冷了,他都会选择坐夜班公交车,便宜、暖和,还能顺道接单。

  “只要肯干,肯定有钱赚”

  做代驾三年多的倪师傅对干这一行,要比孙师傅乐观一些。“只要肯干,肯定有钱赚。”
  倪师傅白天做点小生意,晚上出来干代驾补贴家用。每晚干代驾的时间没准谱,三四个小时、四五个小时都有。
  这天他是晚上8点40分开工的,到凌晨2点多,接了4单,大概挣了300多块钱。对于这个收入,他感觉还凑合。他回头看了一眼车里的其他师傅,说“凌晨这会儿单子虽然多,但是接单师傅也多,这个收入就不错了”。
  倪师傅准备坐夜班公交车往家走,车里的其他师傅大部分都还得再去接单。他说,“要是要求高,压力会大一些;要是平平常常,生活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“多挣点钱,然后回家”

  相比于孙师傅和倪师傅这两位“常客”,陈师傅一般不会选择夜班公交车。但是折叠自行车的链子骑断了之后,夜班公交车是他最好的通勤选择。
  陈师傅来自甘肃天水,也是专职做代驾,主要是晚班,一般都是从晚上7点左右干到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。
  “今晚才挣了200块钱”,陈师傅做代驾有2年多时间,对这个收入还不太满意。他之前干过快递,跑过快车,都没挣到什么钱。
  陈师傅的孩子刚满一岁,他现在的动力就是多挣点钱,给家里多补贴一些。“挺可爱的”,谈到孩子,陈师傅略带倦意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  在老家找不到工作,北京这边虽然节奏快,但每个人都忙着。“上班挣钱,在这边挺踏实的”,陈师傅说这样的感觉也挺好的。
  夜38路继续向前开,一路驶向终点站。“他们确实挺辛苦的,我们发车的时候就能看到他们的身影,我们下班时还能看到他们的身影。”邓馨目送着代驾师傅们陆续在不同的站点下车。他们有的回家,有的继续奔波在夜色中。